49天20集剧情介绍

49天20集剧情介绍

49天分集剧情介绍 第15集

  宋伊景叫出泯浩的名字,泯浩追问宋伊景认识不认识他,到底她是谁,宋伊景背转过身去,医生走了进来,赶走了泯浩。

  医生问宋伊景到底认识不认识泯浩,宋伊景说出虽然不认识,但是不自觉的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医生问宋伊景记得昨天见过自己吗,宋伊景并不知道自己曾经见过医生。

  医生说是因为亲人死亡造成的巨大打击造成的,宋伊景回答说不是那样的,而是有一个和她一起生活的人。宋伊景对医生说感觉很亲切,很可怜但是还很关心她,这是自从宋伊秀死亡以后从未有过的感觉。

  医生并不知道宋伊景的身世,宋伊景讲诉了自己的生活全部经过。5岁的时候被自己的母亲丢弃,宋伊景连名字都不是真的,送进孤儿院后是孤儿院里给起的名字。当她坐在角落哭泣的时候,是宋伊秀给了她安慰,两人从此成为好朋友,相依为命。

  宋伊景讲起她和宋伊秀之间一起生活了18年后,宋伊秀抛弃了自己,然后在一次车祸中丧生。调度员宋伊秀也在一旁听着宋伊景讲诉她的故事,听到自己抛弃了宋伊景的时候,宋伊秀流下了眼泪。

  医生劝宋伊景从那个房子里搬出来,不该从一个灵魂那里寻求安慰,但是宋伊景依然觉得那个女人十分迫切,她不想赶走她。

  泯浩等在咖啡店的外面,看着医生离开后也离开了那里。

  此时的智贤正在家里担心医生看出宋伊景的哪里不对,而泯浩则回到仁晶的身边告诉她宋伊景绝对不是智贤。

  智贤一直等到宋伊景回来,焦急的求宋伊景赶紧睡觉,因为今天是爸爸做手术的日子。宋伊景好像知道了智贤的心思,躺下开始睡觉。智贤匆忙跑出家门,韩江早已等在门外。韩江借口自己去医院没有意思,让宋伊景(智贤)陪自己一起去医院。

  智贤父母感谢宋伊景(智贤)在手术的时候还来看他们,宋伊景(智贤)提出要抱抱爸爸,申社长同意后,宋伊景(智贤)抱了抱他,使他感觉到这个就是智贤的感觉。

  宋伊景(智贤)站在医院的走廊里一直哭,韩江安慰着她,被前来的泯浩看见。泯浩对宋伊景(智贤)和韩江在一起表示不满,因为他觉得宋伊景(智贤)是他的女人。宋伊景(智贤)上前拉住泯浩的手,让泯浩送她走。韩江气愤的猜想智贤到底想要查什么才要假装成泯浩的女朋友。

  餐馆里的大叔大婶吵架的时候提到今天的韩江母亲的忌日,宋伊景(智贤)刚好听到,心里感到很感动,因为母亲的忌日韩江却一直在医院守护着智贤的爸爸。

  泯浩、韩江、仁晶和西雨都在医院等待申社长去做手术,申社长向智贤道别后被送进手术室。当申社长刚被送进手术室里,韩江说自己有事情,转身离开了医院。仁晶也离开了那里。

  韩江找到了熟人去了解海味岛的出售问题,被告知海味岛是双重合同,其中的差价就做了秘密资金,只有经手的泯浩才能操控。

  而泯浩从医院出来,去找了韩江的餐馆里的服务生见面。他用安排公司里的重要工作为由,让服务生提前帮他做事。

  韩江赶回医院,看见仁晶在走廊里坐着,讽刺她和泯浩配合的天衣无缝。仁晶问韩江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去智贤父母那里揭发,韩江说他们已经承受了那么多打击,不会再让他们承受更多了。

  宋伊景(智贤)到医院去看望父亲,在医院门口忽然遇见了一个和她一样胸前挂着眼泪项链的人,那人看着宋伊景(智贤)的项链,急忙指着里面的眼泪问她是如何得到的。来人讲诉自己49天的艰辛旅程,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可是却一颗眼泪也没有得到。宋伊景(智贤)告诉那人她还剩13天,那人告诉宋伊景(智贤)现在开始就会感觉没有力气,从身体里出来的时候会很辛苦。

  仁晶看见了宋伊景(智贤)和大叔在一起说话,等到他们分开,仁晶拦住大叔,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大叔没有告诉仁晶,仁晶心中感到奇怪,却又说不出什么。

  申社长的手术圆满成功,当医生出来告诉大家这个消息的时候,韩江急忙跑开去告诉等在医院外面的宋伊景(智贤)。韩江要带宋伊景(智贤)一起去吃饭,宋伊景(智贤)提起今天是韩江母亲的忌日。韩江和宋伊景(智贤)一起回到餐厅替母亲祭奠。

  韩江讲诉了自己和母亲从小的生活,因为爸爸做生意经常去美国,妈妈开了红酒店,后来和爸爸离婚,带着韩江到了镇安,韩江以为妈妈因为寂寞才有了外遇和爸爸离婚,所以处处和妈妈作对。后来才知道妈妈已经患了胰腺癌,远去镇安过完自己生命的最后阶段,但是临终前一定要把儿子带在身边。

  韩江由于不能理解妈妈,致使妈妈孤独的死去,韩江到了美国后才知道是爸爸有了外遇,在美国已经有了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宋伊景(智贤)安慰韩江,这个钢琴也许就是妈妈的全部,里面有妈妈的气息,妈妈的心情。韩江感谢宋伊景(智贤)对他的安慰。

  泯浩在外面看着两人相视而笑的感觉,心中妒忌的要死。泯浩想起找到了医生的时候医生曾经告诉过他的话,医生说有个女人和宋伊景生活在一起,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灵魂利用了宋伊景的身体。

  韩江和宋伊景(智贤)一起吃饭的时候谈起过去的友情,韩江说出了许多令智贤意想不到的事情,使她对韩江的看法有所改变。两人的误会终于冰释,韩江把智贤丢下的手链交给宋伊景(智贤)让她转交给智贤。

  智贤想起用魔术骗韩江喝下海带汤的事情,后来是韩江母亲送了她这个手链。宋伊景(智贤)没有说出手链的来历。

  仁晶看见泯浩在餐馆外面站着,把泯浩带回家后质问泯浩是不是也怀疑宋伊景就是智贤。泯浩仍然半信半疑,他告诉仁晶他会再去打听明白。仁晶提醒泯浩也许宋伊景(智贤)从来没有爱过他,只是在利用他的感情。

  韩江晚上去见宋伊景,看见宋伊景依然固我的去咖啡店上班,觉得宋伊景一定是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智贤却去了医院看爸爸,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爸爸,智贤心中祝福爸爸早点康复过来。

  当智贤见到爸爸从昏迷中醒转过来,兴奋的大喊着,申社长的眼里流出了一滴眼泪。

  智贤错过了末班车,只好走路回家。调度员骑着摩托车来接她回家。她高兴的告诉调度员爸爸已经醒过来了,调度员说他自己在下载调度任务的时候已经知道申仁石不会死去,因为调度任务中没有申仁石的名字。

  智贤向宋伊景讲诉爸爸申仁石醒过来了,她就不用再去伪装成泯浩的女友。因为韩江读了她的信,等爸爸醒来会去向爸爸说明,爸爸就不会让她再嫁给泯浩了。

  西雨回家看见仁晶睡到沙发上,泯浩来的电话惊醒了仁晶,仁晶想去房里接电话,引起了西雨的怀疑。西雨终于明白仁晶秘密交往的男友就是泯浩。西雨大骂仁晶边拼命厮打着仁晶。

  韩江接到电话,知道申仁石醒来,高兴的准备告诉宋伊景(智贤)这个好消息。宋伊景(智贤)却拿了食物来找他,告诉他早已知道了这个消息。韩江看见宋伊景(智贤)准备的竟然是自己小时候喜欢吃的早餐,忽然问宋伊景(智贤)是不是智贤之前见过他的母亲。宋伊景(智贤)含混的说好像见过,随后高兴的跑开去。

  宋伊景(智贤)到了首尔酒店,谎称自己是宋伊景因为打击而暂时失去记忆,宋伊景的朋友告诉了宋伊景(智贤)关于宋伊景和宋伊秀的故事。

  朋友提到当初宋伊秀和宋伊景分手后,宋伊景就一直过着颓废的生活,直到宋伊秀死亡的时候她晕倒,大家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朋友把替宋伊景整理的东西交给了宋伊景(智贤)。

  仁晶找到宋伊景(智贤)告诉她脸上的伤是被西雨打的,因为西雨发现了她和泯浩的关系。但是从此不用偷偷摸摸的和泯浩交往,也使仁晶感到很欣慰。宋伊景(智贤)讽刺仁晶已经和泯浩分手却又被打很不值,仁晶回答说不会和泯浩分手的,除非宋伊景(智贤)和泯浩结婚。

  仁晶向宋伊景(智贤)讲诉了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智贤。因为家境不好,仁晶高三的时候失去了父亲,智贤求爸爸妈妈同意仁晶借住在他们家里。仁晶住在智贤家里后,智贤的善良却总是造成仁晶的自卑和嫉妒。仁晶面对整日愉快心情的智贤,想知道如果智贤也失去家里的照顾失去爸爸的财富还会不会依然这样快乐。于是仁晶让泯浩扮演成智贤的男朋友,与他一起密谋智贤家的财产。当然密谋的事情,仁晶却没有向宋伊景(智贤)说。

  宋伊景(智贤)告诉仁晶智贤对待她的心的真的,仁晶也说对待智贤也是真心喜欢。仁晶走后在外面偷看里面哭泣的宋伊景(智贤),更加觉得她就是智贤没错。

  宋伊景(智贤)翻看宋伊景的东西,发现宋伊秀和其他女生的合照,宋伊景(智贤)生气的给宋伊秀打电话,宋伊秀却不接电话,宋伊景(智贤)找到调度员宋伊秀,去质问他生前的所作所为。

  宋伊景(智贤)和调度员宋伊秀理论,拿出照片给他看,宋伊秀一直否认自己和那个女人有关系。看着宋伊景(智贤)生气的样子,宋伊秀忽然眼里充满了泪水喊着宋伊景的名字,解释不是她想的那样,要宋伊景相信他。

49日分集剧情介绍 第16集

  调度员宋伊秀面对宋伊景(智贤)把她当做宋伊景,他喜欢的女人。宋伊秀好像忽然恢复了记忆,哭了起来。宋伊秀问起宋伊景为什么变成如此模样。看见宋伊秀的失态,宋伊景(智贤)忽然告诉他她是智贤不是宋伊景。调度员猛然惊醒过来,宋伊秀说起从来没见过这张照片,宋伊景(智贤)告诉他这是宋伊景的箱子里整理出来的,是不是因为这张照片他们才分手的。宋伊秀伤心的哭了起来。

  宋伊秀回忆起了当初和宋伊景分手时候的情景,宋伊景拿着那张照片来找到他,他却因为坚持自己的音乐事业而说出了令宋伊景伤心的话。宋伊秀准备让宋伊景独自过上半个月没有他的生活再去找她,这两周要出去进行演出然后回来,白天却做很繁重的体力劳动。

  当他即将返回首尔,宋伊秀买了结婚戒指准备向宋伊景求婚的时候,却在返程的路上意外出了车祸而当场死亡。

  宋伊秀讲述自己和宋伊景的故事后,宋伊景(智贤)却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留着那样的照片。宋伊秀告诉宋伊景(智贤)赶紧回去把身体还给宋伊景,他要和宋伊景说清楚。忽然,宋伊秀觉得哪里不对,他为什么会都想起来这些,他拿出电话打给上司,质问为什么要让宋伊景那样生活5年,电话里却传来刺耳的声音,调度员急忙警告宋伊景(智贤)当心身体,然后忽然间不见了。

  仁晶去找了驱鬼的人,被告知智贤的鬼魂正四处游荡,要先把她从附体中驱赶出去才行。

  大叔和大婶抱在一起哭泣的样子令韩江猛然想到证明真心的东西就是眼泪,联想到宋伊景(智贤)的项链也是眼泪的形状,韩江更加确定就是眼泪这个东西。

  宋伊景(智贤)拿着宋伊景的箱子来到餐厅,韩江看见宋伊景(智贤)的项链里已经有了一颗眼泪。韩江盯着项链看,他记起那里以前是什么都没有的。韩江问起宋伊景(智贤)的项链是哪里来的,宋伊景(智贤)推说是从别的地方来的。韩江问起宋伊景(智贤)这个是什么时候换成了里面带有水滴的项链,宋伊景(智贤)说出了就是在递交辞职信的那天。韩江提起那天他曾经去看智贤,并且流出了眼泪,宋伊景(智贤)因为韩江的眼泪而激动的向他道谢。韩江知道了眼泪能救智贤,也十分激动。

  韩江叫宋伊景(智贤)出去工作,迎面西雨走了进来。西雨向韩江提起泯浩和仁晶的关系。

  令一方面泯浩却因为申仁石的醒来而抓紧公司的破产行动,因为遗嘱已经成了废纸,他再不让公司破产他将什么也得不到。

  韩江让大叔去寻找拿到眼泪的方法,大叔提醒韩江要注意宋伊景的身体和想法。韩江刚想送宋伊景(智贤)回家,宋伊景(智贤)却接到泯浩电话约她见面。韩江拉住宋伊景(智贤)不要她去见泯浩,宋伊景(智贤)告诉韩江她去见泯浩让他离开就回来。

  宋伊景(智贤)见到泯浩,泯浩让她不要在这里继续工作,宋伊景(智贤)告诉泯浩这里有她喜欢的人,她喜欢的人就是韩江。宋伊景(智贤)告诉泯浩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他,韩江急忙赶过去拉开泯浩并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泯浩忽然问韩江在美国的时候说过回国要找的人,是智贤吗。韩江没有直接回答泯浩,拉着宋伊景(智贤)离开了餐厅。

  回去的路上,韩江告诉宋伊景(智贤)以后晚上不要自己走,他会送她回家。宋伊景(智贤)无意间说起反正自己时日无多,她后悔了解韩江的心情实在是太晚了。

  智贤向宋伊景诉说宋伊秀对她的感情,宋伊景听见了智贤的话,却假装没有听到。宋伊景在怀疑为什么智贤知道宋伊秀。而宋伊秀每天晚上就出现在宋伊景身边暗中保护照顾着她。

  宋伊秀对着宋伊景说对不起,宋伊景忽然感到胸口痛,宋伊秀焦急的想到宋伊景面前去,却坚持忍住了脚步。这时韩江为了接近宋伊景,到咖啡店里向宋伊景要了一杯咖啡。仁晶也在外面观望,她发现宋伊景真的一点也不认识韩江。

  智贤在家里呆坐,调度员出现在她的面前,智贤问调度员有没有想起死前的愿望是什么,调度员说出他的愿望就是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出现在宋伊景面前。但是调度员不被允许那样做,直到任期结束。但是想起以前的事情,全部是因为智贤总是以宋伊景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

  调度员警告智贤要小心宋伊景的身体,如果对宋伊景的身体造成了损伤,那么她就死定了。

  仁晶到了泯浩家里,拿了吃的给泯浩。仁晶说起她已经确定宋伊景就是智贤,并且韩江也知道了宋伊景就是智贤。智贤是利用宋伊景的身体接近他们。

  仁晶回到家里,西雨赶她离开这里,因为她不想和她继续住在一起。西雨责骂仁晶哄骗智贤,仁晶承认自己嫉妒智贤。仁晶说出韩江喜欢智贤的事情,为了引起西雨的嫉妒心,她告诉西雨韩江回到韩国来也是为了寻找智贤。而且因为智贤的关系韩江对宋伊景也非常照顾。

  宋伊景(智贤)回想起见过的那个49天旅行者,想起自己在这49天的旅行的最后几天中,一定要为家人和朋友写下感谢信。

  宋伊景(智贤)忽然想起眼泪是韩江的,说明西雨还没有哭过,她到西雨的店里去买面包。西雨问起宋伊景(智贤)是不是智贤的朋友,为什么都不提起。宋伊景(智贤)不明白为什么西雨会提起这件事,是谁向他提起的。

  韩江又到医院看望申仁石,医生说只要继续消除脑部的浮肿就可以出院了。申仁石提起在昏迷的时候看见智贤。

  智贤妈妈提起今天是智贤的生日,煮了海带汤带过来,韩江向智贤妈妈要了两碗带回了餐厅。韩江让宋伊景(智贤)喝下海带汤,宋伊景(智贤)知道是因为她生日才煮的。宋伊景(智贤)喝出了妈妈的味道,宋伊景(智贤)感谢韩江为她做的事情。

  韩江想宋伊景(智贤)提出以后两人可以随便一些,宋伊景(智贤)急忙问申仁石情况怎么样,韩江告诉她很好,宋伊景(智贤)听后十分振奋,并说出希望智贤能够醒过来。

  泯浩找来房租,准备租下宋伊景的房子。泯浩打电话给宋伊景(智贤)告诉他此时正在她的家门前,宋伊景(智贤)急忙赶回家。泯浩带宋伊景(智贤)一起去吃饭,泯浩假装无意叫出智贤的名字,宋伊景(智贤)猛然噎住。

  宋伊景(智贤)强调自己是宋伊景,泯浩却说她是宋伊景表皮的申智贤。泯浩问她为什么不快点找到回到自己身体的方法。泯浩问宋伊景(智贤)是以宋伊景的身份还是以智贤的身份和他见面,宋伊景(智贤)说自己就是宋伊景,所以是以宋伊景的身份和他见面。泯浩说出智贤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只能以宋伊景的身份生活。宋伊景(智贤)并不承认自己就是智贤,泯浩大喊着质问宋伊景(智贤)接近他的目的是什么,宋伊景(智贤)慌忙跑出了饭店。

  宋伊景(智贤)慌忙跑去见调度员,调度员因为她是宋伊景的身体而不想见到她。宋伊景(智贤)却忽然想起那天令她变成植物人的罪魁祸首,因为那天是有人意图自杀,才使她出了车祸,调度员说自己已经调查清楚了并且知道是谁制造了车祸。宋伊景(智贤)觉得那人才应该受到惩罚而不是她,想起同样49天的旅行者说过的话,宋伊景(智贤)忽然意识到意图自杀害她成为49天旅行者的人就是宋伊景。

  宋伊景(智贤)发疯一样的抓自己的头发,调度员急忙制止她并说这个是他的女人的头。宋伊景(智贤)伤心的说出这个女人令她变成了49天旅行者,面对仅剩的10天担心的要命,而她却不知道是宋伊景害她变成这样,还和宋伊景十分亲近。

  宋伊景(智贤)伤心的哭了起来,调度员揽住她的头安慰她,宋伊景(智贤)警告调度员以后如果不是她叫他,绝对不许进入宋伊景的家。

  智贤面对平静吃面的宋伊景,大声呵斥是她把自己变成了49天的旅行者。智贤生气的打落了宋伊景的筷子,两人都十分惊慌。智贤逼问宋伊景为什么这样做,宋伊秀算什么,宋伊景惊恐中忽然看见了智贤的灵魂,她失神的问智贤你想做什么。

  此时房东赶来,房东告诉宋伊景赶紧换个房子,因为她已经把这个房子租出去了。并且要宋伊景一周之内搬出去。

热门资讯

喜欢看 "" 的人也喜欢:

  • 我们无法成为野兽

    日剧我们无法成为野兽剧情介绍(1-10全集)

  • 局外者

    局外者剧情介绍(1-40全集)

  • 异乡人

    异乡人剧情介绍(1-45全集)

  • 闪电侠第五季

    闪电侠第五季剧情介绍(1-23全集)

  • 司祭/Priest

    韩剧《司祭/Priest》剧情介绍(1-16全集)

  • Tempo Girls

    韩剧Tempo Girls剧情介绍(1-8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