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天20集剧情介绍

49天20集剧情介绍

49日分集剧情介绍 第13集

  宋伊景(智贤)问韩江为什么要拥抱自己,韩江解释说是美国式的安慰的拥抱。宋伊景(智贤)觉得不像那种,韩江说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他不敢说出知道她就是智贤。

  韩江带宋伊景(智贤)回到店里,让大叔做饭给宋伊景(智贤)吃,并且按照智贤的口味,韩江假借品尝新产品的名义,让宋伊景(智贤)吃下特意为她准备的饭。韩江委婉的劝智贤坚持活下去,智贤怀疑韩江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

  泯浩派出去的人拍到了韩江拥抱宋伊景(智贤)的照片,拿给泯浩看,泯浩仍然不相信他们会在一起。

  韩江和大叔商议如何让智贤的爸爸接受手术并且如何能帮助智贤活下来。大婶跑来告诉大叔能够表达人的心只有眼睛,眼神。

  宋伊景(智贤)跑到调度员那里问他是不是韩江知道了自己是谁,调度员告诉她也许韩江爱上了宋伊景。调度员告诉宋伊景(智贤)只要她活了过来,就会忘记49天里所有的记忆。宋伊景(智贤)觉得更不能放过泯浩了,如果自己活过来忘记了这些天的记忆,那么还有可能和泯浩结婚。

  仁晶回想有关宋伊景(智贤)的事情,越想越觉得她可以,于是打电话给宋伊景(智贤)曾经找过的同学要到了宋伊景(智贤)的电话号码。

  宋伊景(智贤)听说店里要把花盆里的土全部换掉,她担心自己的印章,急忙去韩江办公室里找自己的印章。韩江见宋伊景(智贤)一直盯着花盆看,知道她在找印章,故意不让宋伊景(智贤)搬运花盆。

  泯浩到韩江店门前等待宋伊景(智贤)下班,却看见韩江送宋伊景(智贤)出来,韩江不小心又把宋伊景(智贤)抱到怀里,泯浩下车叫住了他们。泯浩问宋伊景(智贤)是不是和韩江男女朋友关系,宋伊景(智贤)否定了泯浩,并且说出泯浩的所有秘密,泯浩强行把宋伊景(智贤)拉到自己的车上,韩江远处看见气愤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泯浩带宋伊景(智贤)去了咖啡店,问起她上次为什么晕倒后不认识自己。宋伊景(智贤)谎称自己有那种疾病。泯浩无意间说出自己的妈妈几年来一直都在医院里,宋伊景(智贤)才知道订婚的时候,看见的也是泯浩的假妈妈。

  宋伊景(智贤)和泯浩分手后,泯浩派出的人员就跟在她身后。调度员及时出现,提醒宋伊景(智贤)后面有人跟踪,宋伊景(智贤)认出了那个就是泯浩的同学,开的是爸爸的车。原来是泯浩派人跟踪自己。调度员帮助宋伊景(智贤)成功摆脱了跟踪。

  调度员责怪宋伊景(智贤)不抓紧时间去找眼泪而是整天陪泯浩玩追踪游戏,宋伊景(智贤)告诉调度员她要在49天里做应该做的事情,至于眼泪的事情,就听天由命吧。

  泯浩回家看见仁晶在自己家里坐着,仁晶告诉泯浩那印章一定是被宋伊景(智贤)拿走了。泯浩建议仁晶去留学,仁晶认为泯浩是为了和收音机在一起。泯浩埋怨这两年来为了智贤而做出的努力,和仁晶一起争取智贤家里的财产,他们做的是生意而不是为了爱。仁晶当即落下了伤心的泪水。

  智贤从宋伊景的身体里出来的时候感觉很费力,她告诉宋伊景会帮她找到宋伊秀的。宋伊景见到医生,医生问起前天为什么宋伊景没来上班,宋伊景说自己以为是梦境。原来真的没去上班,而是到了记忆中的地方去。

  宋伊景接受医生的催眠治疗,宋伊景说看见了一个男人,不认识的男人,医生问是不是宋伊秀,宋伊景回答说不是。她的脑海里显像出泯浩的影子。宋伊景觉得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奇怪的事,他记起了很多自己的荒诞言行。宋伊景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却没有对医生说起。

  宋伊景回家挂衣服的时候,无意中碰到了智贤的身体,宋伊景忽然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智贤急忙蹲下身不让宋伊景对自己的灵魂有任何感觉。

  仁晶看见电话号码知道那个拿走印章的人就是宋伊景(智贤),于是约了智贤的妈妈来到韩江的饭店里吃饭。仁晶问起宋伊景(智贤)有没有来上班,韩江告诉仁晶不知道。韩江打电话叫宋伊景(智贤)5分钟之内赶紧到饭店里来,宋伊景(智贤)问韩江什么事情,韩江告诉她来了就知道。

  宋伊景(智贤)见到智贤妈妈,智贤妈妈叫她静恩,在仁晶面前,宋伊景(智贤)无法承认自己究竟是谁。仁晶追问宋伊景(智贤)是不是智贤的朋友,为什么冒充智贤的朋友,韩江急忙过来为宋伊景(智贤)作证,证明她就是智贤的朋友。

  韩江问仁晶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要利用智贤的妈妈,韩江又问仁晶和泯浩到底是什么关系,仁晶以为宋伊景(智贤)向韩江说了她和泯浩的关系。

  韩江提出去医院送智贤妈妈,仁晶刚想阻止,被韩江赶回了公司去。韩江问宋伊景(智贤)真的是智贤的朋友吗,韩江说出自己知道仁晶和泯浩的关系,宋伊景(智贤)很奇怪韩江是如何知道的。韩江告诉宋伊景(智贤)他会帮助她的。

  韩江走后,宋伊景(智贤)打电话给泯浩约他5点在他家门口见面。仁晶也打电话给泯浩,泯浩却挂断了仁晶的电话。

  韩江见了智贤的爸爸申社长,韩江试图劝说申社长接受手术,韩江说出自己和智贤相像之处,申社长却坚持不接受韩江的建议。

  宋伊景(智贤)到了泯浩家里,告诉泯浩她和智贤是网上的朋友,知道了仁晶和泯浩的关系后很憎恨泯浩和仁晶。宋伊景(智贤)告诉泯浩她的网名就叫朴景恩。说完的时候,仁晶到了泯浩家,宋伊景(智贤)转身离开。

  泯浩听到自己喜欢的宋伊景竟然是智贤的朋友,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泯浩大喊着叫仁晶出去,他一个人要静一静。

  躲在楼下的宋伊景(智贤)忽然见到仁晶很快出来,泯浩也急忙跑了出去,宋伊景(智贤)急忙跑回家,躺下睡觉。

  泯浩气冲冲的赶到韩江办公室问韩江是不是早就知道宋伊景是智贤的朋友,韩江回答说早就提醒他不要接近宋伊景。泯浩问他为什么不开除宋伊景,韩江告诉泯浩他爱着那个女人。

  智贤跟着宋伊景一起走出家门,因为不放心宋伊景一个人,她不忍离去,跟着宋伊景来到了大街上。见宋伊景没有什么事情,她找到泯浩随着泯浩回了泯浩的家。

  谁知泯浩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去也不打开保险柜,时间仅剩16天,智贤紧急如焚,却不知如何是好。

  智贤在泯浩家里白白浪费了3天时间,回到宋伊景家里。宋伊景想起宋伊秀,伤心的哭了起来。智贤跟着宋伊景一起哭了起来。

  宋伊景(智贤)翻开宋伊景的同学录,找到宋伊景和宋伊秀的照片,忽然觉得宋伊秀的照片就是调度员。宋伊景(智贤)急忙给宋伊秀打电话,联系到了调度员。宋伊景(智贤)把宋伊秀的照片给调度员看,调度员看到自己的照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49日分集剧情介绍 第14集

  宋伊景(智贤)调度员看了宋伊秀的照片后,调度员顿时惊呆了。宋伊景(智贤)告诉调度员宋伊景爱的人就是他,他生前就是宋伊秀。调度员不肯相信,宋伊景(智贤)再次说明看见过宋伊景哭着喊出宋伊秀名字的样子。宋伊景(智贤)继续劝说调度员,调度员不肯面对真相,赶走了宋伊景(智贤)。

  司机回来向泯浩汇报了调查宋伊景的结果,知道宋伊景死了爱人后,就此搬家也没有更改过身份证地址。

  仁晶找泯浩商量如何应对韩江和宋伊景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的事情。泯浩告诉仁晶,宋伊景不会去向智贤的父母报告。仁晶问泯浩还要继续和宋伊景见面吗,泯浩明知自己爱着宋伊景,一定会去与她继续见面。

  仁晶哭着求泯浩回头,泯浩告诉仁晶他自己早已不能自已。泯浩告诉仁晶,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人都是会这样的。

  仁晶回到办公室里上网查询关于朴正恩的消息,却看见朴正恩是一年前已经去世的人。仁晶开始怀疑宋伊景到底是谁,为什么韩江也说朴正恩就是智贤的朋友。

  韩江因为宋伊景(智贤)几天不来上班而担心,去了宋伊景家却发现这几天智贤都不在,只有宋伊景一个人生活。韩江向大叔说了海味岛的事情,大叔这几天也在到处打听关于49天的事情,到底复活的条件是什么。

  宋伊景(智贤)来饭店上班,韩江先关切的问宋伊景(智贤)有没有吃饭。仁晶打来电话找宋伊景(智贤),宋伊景(智贤)接到电话急忙跑出去,韩江发现了落在地上的一封信,上面写着发现这封信的人把信送到民生医院智贤的爸爸那里。

  仁晶约宋伊景(智贤)见面,问她不喜欢泯浩却依然接近他是为什么。仁晶指出如果宋伊景(智贤)是智贤的朋友,仁晶不会不知道,因为智贤就是一个对她仁晶毫无保留丝毫没有秘密的人。明明不是智贤的朋友,为什么还要装作是智贤的朋友。宋伊景(智贤)不理仁晶的追问,转身离去。

  韩江看了信,里面是以智贤的口气劝说爸爸接受手术和不要信任泯浩。韩江想起宋伊景(智贤)说过要离开的事情,他忽然明白智贤好像就要离开,放弃了复活的努力。

  韩江跑到楼上,把书信留在了办公桌上,这是仁晶来找韩江,看见了宋伊景(智贤)的辞职信。仁晶认出宋伊景(智贤)的辞职信是智贤的笔迹,并且后面的表情符号也是智贤惯用的。仁晶复制了宋伊景(智贤)的辞职信,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遇见了韩江。韩江并没有理会仁晶。

  仁晶回到家里后把智贤曾经给自己的生日贺卡拿出来比照,发现了相同的表情符号。

  韩江到医院里找智贤爸爸申社长,韩江提醒申社长智贤的灵魂说不定在哪里游荡呢。韩江再次以智贤的立场劝申社长去手术。申社长问韩江为什么来这里劝说自己,韩江告诉他等他接受手术成功了以后才会告诉他所有的事情。

  泯浩约了宋伊景(智贤)见面,他要宋伊景(智贤)不要留住韩江的饭店工作,他会另行安排工作给她。宋伊景(智贤)提出要去上次的面店吃面,吃饭的时候问起了泯浩的母亲的情况。泯浩告诉了宋伊景(智贤)他妈妈的生日。

  宋伊景(智贤)拿到了泯浩妈妈的生日后决定去调查。回到家看见宋伊景的包包破了,决定帮宋伊景缝好。

  调度员在宋伊景工作的咖啡店外面徘徊,最后终于忍不住走到宋伊景面前,可是呈现在宋伊景面前的面孔却不是宋伊秀的。宋伊秀仔细看了宋伊景,觉得她绝对不会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宋伊景觉察出眼前的男人一直对自己偷窥,却不知什么原因。宋伊秀走出咖啡店,发现宋伊景果然没有认出自己,知道她和自己一定有着牵扯不断的因缘。

  宋伊景(智贤)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发现那封信不见了,她想着如果爸爸看见了自己写的信,知道了自己是谁,会不会自己会立刻死掉。宋伊景(智贤)眼前浮现出爸爸读到了她的信后调度员拉她去乘坐死亡电梯的情景。

  申社长回想着韩江劝说他去做手术的话,想起了印章被碰掉而中断遗嘱订立的事情,忽然觉得有可能是女儿智贤做的。

  仁晶到智贤家里向佣人阿姨打听朴正恩的事情,觉得宋伊景(智贤)越来越像智贤的举动,连智贤的妈妈的口味都知道。

  申社长到医院的病房里,看见智贤妈妈在看智贤的照片,他告诉智贤妈妈他决定接受手术。宋伊景(智贤)匆忙跑进医院问智贤妈妈有没有收到什么信件,智贤妈妈回答说没有,但是爸爸决定接受手术了,是因为韩江来进行的劝说。

  智贤妈妈告诉宋伊景(智贤)韩江好像喜欢智贤呢,来了几次看智贤,并且粉红色玫瑰花从来没间断过。宋伊景(智贤)看见那玫瑰花,才知道原来韩江买花都是送给自己的。

  宋伊景(智贤)出了病房哭着说感谢的话,仁晶听到后,更加对宋伊景(智贤)起了疑心,知道申社长同意接受手术后,仁晶看着床上躺着的智贤,问她为什么看见你在这里躺着,却从宋伊景的身上感觉到了你的存在。

  宋伊景(智贤)拼命跑到饭店,问韩江打电话叫自己回来有什么事情,韩江让宋伊景(智贤)去更衣室准备一下出来。宋伊景(智贤)担心有人拾到她的信送到医院,发现手机忘记带,返回到更衣室的时候,发现韩江正在翻弄自己的衣柜。宋伊景(智贤)急忙躲起来,韩江走后宋伊景(智贤)发现自己的包里多出了自己的信。

  宋伊景(智贤)忽然觉得韩江一定看了自己的信,急忙跑出去见调度员,宋伊景(智贤)向调度员诉说了信件的事情,调度员提醒她项链还没爆裂,是因为在韩江看见信件以前就已经发现了她是智贤。

  宋伊景(智贤)回想韩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韩江一定是喜欢自己的。宋伊景(智贤)回到饭店,韩江告诉宋伊景(智贤)说智贤的爸爸接受手术了,宋伊景(智贤)却说已经知道了。宋伊景(智贤)代替智贤向韩江表示感谢。

  韩江约了泯浩向他说已经全部知道了泯浩的阴谋。韩江质问泯浩为什么对无辜的智贤和智贤家里人下手,泯浩回答说他只是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自己的环境,智贤只不过是不幸遇见他而已。

  泯浩向韩江讲诉自己幼年生活的艰辛和贫苦。泯浩从小和妈妈就被赌鬼酒鬼爸爸毒打,直到13岁时候爸爸酒精中毒死亡,妈妈带着他逃亡,流浪,艰辛困苦的生活。韩江告诉泯浩,这些都不是智贤家的错,不是智贤家让他们这样的。泯浩回答说智贤家和他一样只是运气差而已,不幸遇见了正想改变生活的他。

  最后韩江问泯浩是不是不打算停下手,泯浩告诉韩江绝对不能。韩江宣布决不会让泯浩得手。

  仁晶拿宋伊景(智贤)的辞职信给西雨看,西雨认出是智贤的字迹。仁晶问起西雨是不是真的有灵魂这件事,西雨提出了鬼上身的说法。

  仁晶到泯浩家门口去等泯浩,泯浩回来问仁晶什么事情,仁晶向泯浩说了自己对宋伊景的疑虑并拿出辞职信复印件给泯浩看。泯浩并不相信仁晶说的话,仁晶坚持要泯浩相信自己并帮助自己。

  宋伊景(智贤)下班回家,医生等在她的家门前,问起宋伊景为什么催眠治疗没有坚持去,宋伊景(智贤)听到催眠治疗后十分惊慌。

  宋伊景(智贤)再次到泯浩家里,发现泯浩改了家门的密码。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泯浩打来电话约她一起吃午饭。

  泯浩开车去见宋伊景(智贤),路上想起仁晶求他把宋伊景当做智贤对待,看看宋伊景(智贤)的反应如何。

  泯浩看见宋伊景(智贤)穿的鞋子,忽然想起了在家里保险箱外面发现的珠子,就是宋伊景(智贤)穿的这双鞋子上的。泯浩带宋伊景(智贤)去买了双鞋,换下来的鞋子经过对比,果然就是那颗珠子掉下来的鞋子。

  晚上泯浩等在宋伊景门前,宋伊景出来去上班看见了泯浩却不认识。泯浩一直跟着宋伊景到了咖啡店里。泯浩上前向宋伊景问好,宋伊景忽然说出了姜泯浩的名字。

热门资讯

喜欢看 "" 的人也喜欢:

  • 我们无法成为野兽

    日剧我们无法成为野兽剧情介绍(1-10全集)

  • 局外者

    局外者剧情介绍(1-40全集)

  • 异乡人

    异乡人剧情介绍(1-45全集)

  • 闪电侠第五季

    闪电侠第五季剧情介绍(1-23全集)

  • 司祭/Priest

    韩剧《司祭/Priest》剧情介绍(1-16全集)

  • Tempo Girls

    韩剧Tempo Girls剧情介绍(1-8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