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天20集剧情介绍

49天20集剧情介绍

49日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韩江拉走了智贤,把她带到自己的餐厅,让她重新开始在这里工作。

  韩江问大叔,这样做对吗,他好像在宋伊景(智贤)的身上找到智贤的影子,大叔告诉他只要安心就好了。

  泯浩下班回家不见了智贤,到处找她也没有找到。泯浩怀疑是仁晶赶走了智贤,急忙给仁晶打电话,仁晶在电话里却只提到了申社长到公司里的事情,泯浩觉得她不知道智贤离开的事情,泯浩找到了韩江的餐厅。

  韩江把泯浩带到办公室里,两人因为宋伊景(智贤)的事情大吵起来,泯浩告诉韩江他已经准备放弃智贤了,因为他看不到智贤会醒来的任何希望。

  仁晶和西雨来到韩晶饭店里给韩江庆祝生日,看见泯浩也在,泯浩借口来为韩江庆祝生日,几人一起为韩江庆祝并唱了生日歌。西雨问起有没有喝海带汤,韩江回答有人帮他煮过了。

  宋伊景(智贤)走出来,她拿了仁晶的保温瓶还给仁晶。仁晶怕宋伊景(智贤)当众说出她们在泯浩家里见面的事情,急忙叫出了宋伊景(智贤)到外面单独谈,她要求宋伊景不要乱说,宋伊景告诉仁晶她已经猜出她和泯浩是情人关系。

  韩江走了出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谁知宋伊景用了一个智贤惯用的手势表示自己会封口,韩江和仁晶都感觉到这手势十分熟悉。

  韩江让宋伊景(智贤)提早下班,智贤的同学尹智善忽然打来电话,说要举行一次同学们的聚会,宋伊景(智贤)听到这个消息十分兴奋。

  泯浩约了仁晶见面,泯浩劝仁晶不要太冲动,仁晶提出要向大家公开他们的情人身份。西雨在暗处听见了他们的谈话,感到万分震惊。

  智贤告诉宋伊景,她的同学有三个人要出来见面,至少可以拿到一滴眼泪。她要帮助宋伊景改变现在的生活,找回她的过去。

  智贤的爸爸申社长想智贤的妈妈提出要立一份遗嘱,把公司交给泯浩管理。智贤妈妈不同意他这样做,申社长借口泯浩是自己的女婿,坚持要这样做。

  泯浩早晨到申社长家里劝他接受手术,申社长很奇怪泯浩为什么会知道他生病的事情。泯浩告诉申社长他去找过医生谈了。申社长坚持不去手术,直到智贤醒来。

  韩江问起宋伊景(智贤)为什么会煮海带汤给他,并问起她是哪个高中毕业,宋伊景机灵的用话掩饰过去。

  仁晶准备辞职,正在打印辞职报告,律师送来了遗嘱,仁晶看见遗嘱的内容,申社长决定把购公司的股份和经营权都交给泯浩,仁晶马上通知了泯浩。

  宋伊景(智贤)约了自己的三个朋友见面。宋伊景(智贤)成功的煽动了她们的情绪,几人顿时哭做一团,当宋伊景高兴的拿出自己的项链的时候,才发现项链里却没有一滴真正的纯真眼泪。

  宋伊景(智贤)问起她们跟智贤是什么样的朋友,几人对智贤的评价只是她的善良,不过却对她的善良感到不屑。

  智贤妈妈告诉西雨申社长要立遗嘱把公司交给泯浩,西雨急忙问仁晶有没有来打探消息,智贤妈妈告诉西雨,仁晶从来也没来看过智贤。

  宋伊景(智贤)回到餐厅,坐在外面失望在本子上的划掉了同学的名字。韩江走来问她怎么了,看起来情绪不好,脸色也不太好。这时西雨跑来,大喊韩江不好了,韩江问她怎么了。西雨告诉韩江智贤的爸爸决定把公司交给泯浩,并且立了遗嘱,大家听了都觉一惊。

  宋伊景(智贤)听到这个消息,急忙跑走。调度员及时出现,她请调度员帮忙,调度员告诉她如果碰到想碰的一件东西,就要在49天里减少一天,智贤表示愿意,调度员提醒她这一天有可能决定她的生死,智贤表示愿意。

  远处韩晶餐厅的服务员看见智贤在那里自言自语,他们看不见调度员,认为智贤行为怪异。

  韩江正在和大叔说起宋伊景匆忙跑掉的事情,他在懊恼自己没有宋伊景的电话号码,店里的店员来告诉他说看见宋伊景站在路边自言自语并且坐上出租车去了万里洞。韩江知道万里洞是宋伊景家里的地址。

  申社长正在准备签订遗嘱,智贤的灵魂跟着送快递的人进了申社长的办公室。申社长打开快递发现里面只是一张报纸,以为谁在搞鬼。

  申社长要去拿起公司的印章,智贤急忙打掉了印章,申社长再次捡起印章就要盖下去,焦急万分的智贤却再也没有办法阻止。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调度员及时打落了智贤的相框,申社长看到智贤的相片,决定今天的遗嘱仪式暂时停止。

  智贤和调度员刚离开申社长的公司,却被阴间使者带走,受到惩罚。调度员被延长一星期的任期,他失望的坐在地上抓狂的哭起来。

  晚上韩江拿着地址找到了宋伊景的家附近,智贤的灵魂也回来了。宋伊景醒来,发现家里有些不一样。宋伊景拿起了医生卢庆斌给她的名片,她决定去找卢庆斌问个清楚。可是智贤却因为没有及时跟上宋伊景而被关在家里。

  韩江向附近居民打听到了宋伊景的住处,可是敲了半天门却没有人来开门。

  宋伊景见了卢庆斌,她告诉卢庆斌她自己好像疯了。她向卢庆斌讲诉了自己发现的奇怪的景象。卢庆斌告诉她有可能是梦游症。卢庆斌约宋伊景明天来医院检查看看,宋伊景同意。

  韩江买了花到医院看望智贤,却遭到了申社长的责骂,他责怪韩江不守信用的推掉了海味岛的设计工作。申社长告诉韩江以后不要再来看望智贤,韩晶伤心的离开了医院。

  宋伊景(智贤)到餐厅上班,却发现餐厅挂着今天休息的牌子。她走进餐厅,在餐厅的钢琴面前坐下来自弹自唱。韩江回来听见了宋伊景的歌声,回想起高中时候的智贤。

  韩江走到宋伊景面前,问她你是谁,是智贤吗。

49日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韩江质问宋伊景(智贤)你是不是申智贤,智贤急忙否认,韩江却说出智贤的种种感觉,唱歌的神态,点头的姿态,都是智贤当年的样子。韩江大喊着不是智贤为什么就是智贤的感觉,大叔及时赶来化解了智贤的尴尬,韩江失望的离开。

  大叔告诉智贤这台钢琴不是谁都可以碰的,是韩江母亲唯一的遗物,智贤感觉到抱歉。

  智贤准备离开餐厅回家,韩江向她要了电话号码并且问她昨天为什么会那样,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韩江告诉宋伊景(智贤)昨天他去了她家里找她。智贤感觉韩江好像对宋伊景看起来像智贤而生气了,她不知道韩江为什么会这样。

  宋伊景(智贤)信步走到了西雨的西点店,西雨要她帮忙试验新品面包,宋伊景(智贤)感觉很好吃,西雨说起宋伊景的反应怎么和智贤这么相像。西雨问起仁晶的保温瓶为什么在宋伊景,那里,宋伊景为难的告诉西雨她不能说,西雨猜到是仁晶不让她说出去。

  智贤爸爸因为脑部肿瘤压迫神经,开始视觉模糊,偶尔出现手臂不听使唤的症状。

  仁晶和泯浩一起吃饭的时候提起明天准备到公司去辞职,而申社长立遗嘱受鬼魂干扰的事情已经在公司传开了,泯浩对此并不十分在意。

  宋伊景(智贤)买了爸爸喜欢的面包到医院看望爸爸,却发现爸爸已经躺在了和自己身体相邻的病床上。她伤心难过的悄悄离开病房,在医院的大厅里却遇见了姜泯浩。

  泯浩问宋伊景为什么来到医院,是因为生病吗,宋伊景冷漠以对,泯浩莫名其妙。

  泯浩见到申社长病倒,智贤妈妈告诉泯浩的时候,申社长用手势阻止泯浩告诉智贤妈妈他的病情,谁知泯浩却在走廊里向智贤妈妈说出了申社长身患绝症的实情,宋伊景(智贤)也在转角处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西雨问起仁晶的男朋友到底是谁,还说出那天跟着仁晶出去看见仁晶和男朋友约会,粗略一看有点像泯浩,但是却不能确认,仁晶急忙否认。

  智贤被关在家里,宋伊景到医院去看病,智贤无奈找来调度员,调度员告诉智贤因为帮她,他已经受到了惩罚,被延长一星期的工作时间。智贤无奈,只能在家里等待宋伊景回来。

  韩江在办公室里想着宋伊景和智贤的相像之处,因为宋伊景还没来店里上班,韩江显得坐立不安。

  韩江再次来到宋伊景家,却看见宋伊景没精打采的往家里走。这时候的宋伊景看见了韩江完全不认识。韩江莫名其妙,以为宋伊景是双胞胎的姐妹中的一个。但是韩江转而就想起来宋伊景说过自己没有妹妹。过了一会,韩江忽然看见宋伊景从家里跑出来,匆忙上了一辆出租车。

  申社长终于立好了遗嘱,仁晶不明白申社长为什么一定要提前订立遗嘱。智贤妈妈打电话叫来了西雨和仁晶,她请求西雨和仁晶去劝说申社长接受手术,并向她们说出了申社长身患绝症的事情。

  西雨和仁晶走出智贤家,西雨提议去医院,仁晶却坚持先走说自己有约。仁晶打电话给泯浩,要求马上见面。

  宋伊景(智贤)打车到了泯浩家,找到保险箱开始用朋友们的生日测试保险箱密码,谁知泯浩忽然回来,宋伊景(智贤)假装来替泯浩打扫,泯浩有些不相信宋伊景的托词,仁晶忽然赶到,泯浩急忙把宋伊景藏到房间里。

  仁晶大声责怪泯浩为什么不告诉她申社长患了绝症,仁晶要泯浩按照原计划行事,赶紧宣布公司破产,把申家的财产交给合作方,而泯浩只要得到海味岛就可以和仁晶一起远走高飞。

  泯浩急忙阻止仁晶继续说下去,泯浩告诉仁晶自己要换衣服一起出去说,宋伊景(智贤)听到这里早已泪流满面。泯浩走进卧室,宋伊景(智贤)假装无事,泯浩开了保险箱拿走了和合作方的合同文件,宋伊景(智贤)瘫坐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泯浩打电话给宋伊景(智贤)却都被拒接,泯浩打电话给韩江问宋伊景有没有去上班,韩江告诉他没有来,又问宋伊景家的地址,韩江没有告诉泯浩。

  宋伊景(智贤)信步走到了韩江的饭店,韩江看见宋伊景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她进里面去吃饭,韩江问宋伊景出了什么事情,宋伊景闭口不言。韩江问宋伊景是不是家里人病了,宋伊景失口否认自己有任何家人。韩江问宋伊景那么之前说过的家里有人需要照顾晚上12点之前必须回家是怎么事情,宋伊景回答不上来慌忙逃离韩江的饭店。

  西雨质问仁晶到底和什么样的男人交往才能不顾生病的智贤,仁晶说出自己不喜欢智贤,理由是智贤从来都是以自己为中心,不顾他人的感受。

  泯浩把宋伊景的电话号码交给侦探社去查找宋伊景家的地址。

  智贤跑去找调度员,问他为什么一定要用眼泪这种方法来测试有没有真心爱她,她认为不一定要苦才表示爱。调度员告诉她眼泪是最能表达感情的东西,人类在极度的情绪下是会流下100%纯真的眼泪的。

  韩江向大叔说出自己见到的宋伊景并不认识自己,大叔告诉韩江一定要去确认一下才知道真正的答案。韩江到了宋伊景家门前,等着宋伊景回来。宋伊景(智贤)果然在12点之前赶回家里。

  韩江等在门口,过了一会宋伊景又走出家门,看见他却又默然不理。韩江跟随宋伊景到了咖啡店,韩江忽然发现宋伊景竟然做两份工作。

  韩江走进了咖啡店,向宋伊景要了一杯咖啡,宋伊景问她是宋伊景吗,宋伊景想起昨天他也问过她,宋伊景疑惑的问韩江你认识我吗。韩江感觉不可思议的离开了咖啡店。

  韩江回到店里向大叔说起了今天遇见的奇怪的事情,大叔提起了49天的传闻,韩江并不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时间仅剩49天的一半25天,智贤看见宋伊景回来却不着急睡觉,对着宋伊景智贤说出自己心里对她的感谢和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她想放弃了寻找眼泪的希望。

  智贤又一次进入了宋伊景的身体,她开始抹掉自己留在宋伊景家里的痕迹。因为想到自己再也不会回来,她开始帮宋伊景清理打扫家里。智贤写了留言给宋伊景,又写信给爸爸,她希望以宋伊景的身体去见爸爸,向他说明一切。

  宋伊景(智贤)去了韩江店里,买了礼物向大家告别。见了韩江,韩江以为她是双重人格。宋伊景向韩江递交了辞职信,韩江联想起泯浩借口因为工作的事情找过宋伊景,以为她要到泯浩家里工作。两人因为误会而大吵起来,宋伊景二话不说转身离开了韩江的饭店。

  宋伊景到了医院,智贤的爸妈却都回家去了,宋伊景(智贤)看着病床上的自己的身体,心中暗暗告诉她不要着急,过几天就会回来与她会合一起离开。

  宋伊景(智贤)回到自己的家里,妈妈正在劝说爸爸接受手术,可是申社长坚持在智贤醒来之前,不会去接受手术,智贤看到这里伤心的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她没有勇气向爸爸说明一切,趁他们没有发现自己来到,独自离开了家里。

  韩江和大叔一起把室内的花盆都搬到外面清理松土,大叔在花盆里面挖出了智贤藏起来的印章。

  宋伊景(智贤)站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她心里充满了失望,觉得没有人能来救她。忽然,一滴100%的纯净眼里,滴到了她胸前的项链里,智贤看见眼泪,忽然心里充满了希望。

热门资讯

喜欢看 "" 的人也喜欢:

  • 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要和你在一起剧情介绍(1-65全集)

  • 我在北京等你

    我在北京等你剧情介绍(1-50全集)

  • 全世界最好的你

    全世界最好的你剧情介绍(1-38全集)

  • 天醒之路

    天醒之路剧情介绍(1-50全集)

  • 河山

    河山剧情介绍(1-50全集)

  • 河神2

    河神2剧情介绍(1-24全集)